做好事多发钱,苹果与大众汽车要将ESG与奖金挂钩 | 周评

首页    01 商道观点    [3] 郭总周评    做好事多发钱,苹果与大众汽车要将ESG与奖金挂钩 | 周评

苹果拟将ESG与奖金挂钩

 

上周,腾讯科技刊载了一篇报道,题为《调整高管薪酬指标:完成社会责任的目标多领10%奖金》,引起了我的兴趣。报道说,苹果将在2021年的高管薪酬中新增一个指标,以衡量他们在环境、社会和治理(ESG)方面的表现。苹果将在其现金激励计划中增加“ESG奖金调整”指标,这可能将使该公司的总奖金支出增加10%。

 

好奇心起,我去做了一些文献研究,发现腾讯科技说的没错,但不完整。第一,苹果公司把ESG与奖金挂钩,只是提议(如下),尚未形成决策,能否落地还要看2021年2月23日股东大会的审议结果。第二,10%的调整是能上能下的,换句话说,如果ESG表现不佳,高管薪酬也会下调最多不超过10%。

 

Source: APPLE

 

目前ESG正在风口上,苹果通过这个议案,我认为是没有问题的,还能取悦ESG投资者和获得社会上的认可。有意思的是,据CNBC报道,2019年股东大会上,波士顿的责任投资基金Zevin Asset Management就提过类似的股东提案,获得12%股东支持,但最终并未通过决议。当时,苹果的解释是:因为公司使命中已包含ESG目标,因此没有必要再将ESG的因素单拎出来。

 

真可谓,此一时彼一时。ESG风头正劲,由此也可见一斑。无独有偶,大众汽车集团也打算将ESG与高管的奖金挂钩。据彭博报道,大众汽车董事长表示,争取在2021年度股东大会(3月16日)上让股东批准修改后的薪酬体系,将ESG纳入管理层的奖金计算,为实现公可持续发展目标提供具体的激励措施。纳入的ESG因素包括脱碳和多元化(主要指员工方面的diversity议题,不是生物多样性)等关键指标。

 


 

“股东至上”在逐步瓦解?

 

苹果和大众的这个消息还挺让人振奋的,让我联想到2019年8月由181位美国主要企业首席执行官组成的商业圆桌会议(Business Roundtable)发表的《公司宗旨声明》。

 

这个声明说,“虽然我们每个公司都有各自目标,但我们对所有利益相关方都有一个共同且基本的承诺”,这些承诺包括“为客户提供价值”、“投资于我们的员工”、“公平和道德地对待我们的供应商”、“支持我们工作的社区”,还有“为股东创造长期价值”。声明最后说,“我们的每个利益相关方都是必不可少的。我们承诺为所有人创造价值,为公司、社区和国家的未来成功创造价值”。

 

外界将这份声明解读为美国公司开始抛弃“股东至上”的信条。我当时认为有点过度解读了。原因我在《抛弃股东至上,CEO们有想过今年bonus怎么算么?》这篇评论中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即便CEO个人有意愿,如果公司治理的制度安排仍然还是以财务为核心的计算法则,抛弃“股东至上”就会沦为空谈。因此,即便世界经济论坛这两年都在大谈利益相关方资本主义(Stakeholder Capitalism),我仍不是很在意。

 

但苹果和大众要将ESG与奖金挂钩,这让我看到了曙光,因为高管个人的利益与公司的可持续发展关联在一起了。高管个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就会更重视公司的ESG绩效;并且,这并不是一个人这么想,而是整个高管团队都这么想。如果这样,管理层开会自然也会更多讨论ESG事项,公司的CEO也会经常把ESG事项拿到董事会去讨论。

 

因此,尽管这只是动了管理层10%的“蛋糕”,但却是驱动公司思考长期的新方法。

 


 

15%标普500公司都这么做

 

文献调查了一番,我发现这么做的公司还不少。据美国Mercer公司分析,标普500成分股里面有15%制定了与ESG相关的高管激励计划。而JUST Capital这家公司的分析与此相近,富时罗素1000指数中,有约20%的公司将高管激励计划与ESG目标挂钩。

 

普华永道对富时100的分析更显乐观。分析指出,在富时100成分股中,27%在高管年终奖中纳入ESG因子,13%在公司长期激励计划(LTIP)中纳入ESG因子,两者有5%重合。另外还有12%的公司会因为ESG因素增加奖金(ESG underpin)或长期激励,这与前述也有7%的重合。这样折算下来,40%的富时100公司都这么做,这个比例可不小。

 

Source:PwC

 

关于激励的强度,大多和苹果说的正负10%差不多。普华永道的数据要高一些,在15-20%这个范围。JUST Capital的数据略低一点,25%的受访公司挂钩幅度在5%以内,67%的受访公司挂钩幅度在5-10%。

 

此外,普华永道的数据还显示,将ESG与年终奖挂钩的比例要高于将ESG与长期激励计划挂钩的比例。这一点很合理。因为ESG往往是个长期因子,短期内成效不大、长期内成效显著,所以长期激励计划从道理上说已经在较大程度上隐含了ESG因子,将ESG加到年终奖,可以将长期因子转化为短期激励。

 

国际公司治理网络(International Corporate Governance Network, ICGN)在2020年也发布过一项研究《将ESG整合到高管薪酬计划》,对此作了详尽分析。研究罗列了一些已经这样做的公司,如保诚集团、壳牌、西门子、联合利华等。

 

Source:ICGN

 

另据高管薪酬咨询公司Pearl Meyer调查,有9%的受访公司表示将在本年度内将ESG与高管薪酬挂钩,这比那些说已经挂钩的受访公司(5%)数量还要多。这意味着,将ESG与奖金挂钩可能会成为一种新趋势。

 


 

难点与启示

 

这事听上去很好,但做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我认为,最难的地方是怎样用什么指标作为挂钩指标?怎么计算挂钩指标?谁来核准这个指标达成了还是没有达成?

 

在苹果的例子中,议案并没有具体说明ESG指标指的是什么,只是说“基于苹果价值观和其他重要的社区项目(based on Apple Values and other key community initiatives)”;在大众的例子中,说得更清楚一点点,即碳排放和员工多元化。我估计前述标普500、富时罗素1000、富时100的公司也都类似,采取一些关键可测量的指标来取代。

 

如果要用一个数字来表述ESG整体业绩,可能就涉及到更复杂的问题了,即是否要有类似会计准则这样的ESG披露和计算准则?是否要有类似会计师那样的审计?这些问题确实也是当下业界在讨论的焦点问题。国际上,非财务信息的几大机构2020年动作频频:2020年9月,GRI、SASB、CDP、CDSB、IIRC五家机构发布合作声明,表示要加强合作和标准的融合;同月,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基金会(IFRS Foundation)拟考虑设立可持续发展准则理事会(SSB),并发布《关于可持续发展报告的咨询文件》;2020年11月25日,IIRC和SASB宣布合并成立价值报告基金会(Value Reporting Foundation),为投资者和企业提供统一、全面的报告框架。这个过程可能会耗时10年,或更长时间。在形成共识之前,采取一些关键可测量的指标来取代是可行之举,也是明智之举。

 

对国人来说,我觉得把ESG纳入高管绩效这个思路可以有很多启发。其实,如果大家翻看一下《商业银行绩效评价办法》(财政部,2021年)、《中央企业负责人经营业绩考核办法》(国资委,2018年),就会发现,我们对商业银行和央企高管的绩效考核,本身就不仅仅是财务指标。如对央企负责人的考核,就有一条:突出服务保障功能,引导企业在保障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运行、发展前瞻性战略性产业中发挥重要作用,鼓励企业积极承担社会责任。

 

所以,我一贯认为,我们对国有企业和资产的管理方法中,其实蛮多都融入了环境、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内涵,只是很多时候我们用中国特色的话语体系来解释,而不是用国际通行的话语体系来解释。如果用国际通行的话语体系,这就是将可持续发展目标(SDG)和ESG纳入高管绩效考核,不是很时尚、很国际接轨么?

 

这个观点,可以参考我另两篇文章《财富500强中国公司数量首获第一,然后呢》《财富500强中国公司数量首获第一,然后呢(续)》

 

点击此处阅读原文

2021年1月27日 20:05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