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金融的核心是风控和定价,伴随而来的仿佛总是科技的严谨、数字的冰冷。我们并不否认这个观点,但我们更坚信,负责任的金融,可以带给每个人有尊严的、更幸福的机会,它和每个人日常生活息息相关。


从成立之日起,宜信就坚持服务于高成长人群,坚持提供科学的财富管理服务,坚持金融科技的迭代与分享,坚持与德才兼备有担当的人为伴,坚持经济回报与社会影响并重,所有宜信人为国家、为社会、为社区共同书写下负责任、有温度的金融诗篇。



20年前,唐宁正在美国南方大学就读。一位头发黑白参差的中年人、一位为农村贫困妇女提供小额贷款的金融家、一位已经默默坚持了20年的实践者——“小额信贷之父”尤努斯(Muhammad Yunus)教授在孟加拉进行的“信用实验”课引发了他极大的兴趣。


在随后的日子里,一个骑着二八自行车身形高大的中国男子出现在了孟加拉的田间地头,他希望可以亲眼看到那些钱是如何被送到贫困妇女的手中,同时,他也看到了尤努斯教授是如何教会这些妇女喝干净的水、外出回来先洗手、方便需要去卫生间,等等。


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真实农村生活的唐宁,深受触动。从孟加拉国回来后,他开始思考两个问题:一个是金融的意义,一个是信用的价值。


微信图片_20180509141206.jpg


之后的5年,唐宁在美国学习和工作。这五年里,他接触到了发达国家金融领域最先进的理念和模式,深感金融为百业之首,对于经济的作用无可替代;同时也感受到,信用是每个人至关重要的社会资本。他萌发了“要将世界上最先进的信用理念和模式带到中国,为亿万国人提供创新、高质的信用服务,促进中国诚信环境构建”的构想。


2003年前后,唐宁怀揣金融报国的理想回到了中国,投资了一家名为“达内”的IT培训机构。当时,有很多参加培训的学生和学生家长向唐宁提出,能不能边培训边付款?唐宁认为这些参加就业培训的学生应该是好的信用人群。他们希望通过培训做更好的自己,而当他们学到了好的技能,找到好的工作,还款能力会更强。唐宁希望能帮助他们解决资金问题。


为此,唐宁自告奋勇地去帮他们寻找金融机构。但当他找遍了在官网和宣传册上有“创新”字样金融机构,请他们帮助那些学生和家长时,都遭到了拒绝。唐宁只好自己掏钱借给了100多名学生。后来效果出乎意料的好,很多培训机构的老师也很感兴趣,参与到其中。


这就是宜信的第一笔业务,也是宜信社会责任的原点,从这里出发,宜信结合中国社会信用的实际情况,为未能得到正规金融机构覆盖、难以获得资金的用户建立信用,释放信用价值。


       


陕西西乡男儿坝村有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叫李文芹,10年前她的主要收入来源是给茶园打工。那时村子里有一个40亩茶园对外承包,她拿不出承包茶园的3000元钱,就从陕西西乡妇女发展协会借了款。为了节约成本,两口子在茶园搭了一个简易的窝棚,吃住都在那里,没有机器,就自己用锄头培土、垄沟,自己剪枝、修苗、施肥。另外,她还还养了一群鸡和鸭,利用晚上的一段时间去街上拾废品,她的丈夫也要给别人建房、耕地打短工。这样的日子整整持续了一年,李文芹夫妇超负荷的辛劳换来当年的纯收入一万元。


现如今,她拥有茶园120亩,一年的收入有150万元。李文芹富了并没有忘记村上的姐妹们,她的茶园每年都要招聘三四百名妇女打工,而且还帮扶周边七个村上百户茶农的发展,她把自己在外面学到的种茶技术无偿地传授给茶农,把自己引进并改良的茶苗向大家推荐。为了让村里人出行更方便,让儿童上学更安全,她还出钱维护了三公里的公路。


微信图片_20180509141211.jpg


陕西西乡妇女发展协会是宜信宜农贷的第一个合作伙伴。通过分布在全国的24个合作伙伴,宜农贷9年共支持了2.5万位农户。这项公益性小额信用贷款计划,突破了原有以捐赠方式为主的“输血”模式,以借贷方式实现“造血式”扶贫,实现了“不仅授人以渔,更是赋人以能”。我们亲切地称像李文芹这样的农户为宜农贷的“毕业生”。通过获得个人信用,她们从此摆脱了贫困,可以获得更多的社会资源,过上更幸福的生活,这正是宜农贷坚守的最重要的意义。


       


在王克勤20多年的调查记者生涯里,揭露社会阴暗面,为底层人群争取利益,得罪了很多利益集团,被称为中国“身价”最高的记者,曾有人想用500万买他的人头。


2011年6月王克勤发起了“大爱清尘”,开始低头行善救命。很多人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呕心沥血的为尘肺病农民们奔走,他说如果不是当年恢复了高考制度,他就会和那些农民兄弟们一样去矿山打工,然后染病,他不能对兄弟们的生死视而不见,决定为他们发声。


这些年,他亲眼看到一个个想活下去的生命,旦夕之间撒手而去,感到无比痛惜。他奔走相告,为了更多一些资金,为了争取更多人关注这个群体,为了早一点发现患病的人。能救一个是一个,能帮一点是一点,他执拗地相信,当他们不再放弃的时候,改变就会发生。


微信图片_20180509141215.jpg


王克勤从微博上发起“大爱清尘”,靠分享案例感动粉丝来筹集资金,为此他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直到2015年,当他遇到宜信财富,发现公益可以撬动金融产品的创新,可以帮有钱人找到行善的渠道,可以救更多人的命。王克勤的呐喊声从微博上到媒体上,再从中国公益金融论坛到宜信财富尊享年会。最终,由宜信财富联手中航信托推出的两年期“小善大爱慈善信托计划第一期大爱清尘项目”为他筹集到了149.5万人民币,为120名尘肺病人提供了救治资金。


四        


9岁的贝贝出生在北京的一个富裕家庭。以前,妈妈总跟他讲“金钱是要靠劳动得来的”,年纪尚小的他认为这是大人的道理。


一次偶然的机会,贝贝和妈妈一起参加了宜信“贝壳”财商课程,他在“模拟人生”游戏中,第一次经历了“生活拮据”。“贝壳”讲师告诉贝贝,他没有钱,需要通过劳动获得生活费用。贝贝带领全组的六个小朋友排演了足球运动员的职业,赚到了500贝壳币,他要用这仅有的500元,为全小组6个小朋友计划“快乐的一天”,还要照顾到每一位成员的愿望,从没为生计发愁的贝贝竟然建议大家喝面条汤来代替矿泉水,用免费的逛公园项目代替去昂贵的游乐场,他还放弃了自己想要的变形金刚,给同组的小弟弟购买维尼熊。


贝贝拉着妈妈参加了4-5次课程。渐渐地,妈妈发现了贝贝的变化,他不仅仅学会了财商知识,而且学会了爱和分享。有一次,在课程快结束的时候,贝贝用赚来的贝壳币,从老师那里购买了一杯茶,并双手给陪伴他的妈妈奉上,说“妈妈你辛苦了,请喝茶”。此时的妈妈,还没有接过儿子手里的茶,眼眶就已经红了。


微信图片_20180509141219.jpg


宜信“贝壳”讲师志愿者们,用自己的专业和爱心,将一颗颗梦想与感恩的种子,播进像贝贝一样的3万名孩子们的心里,帮助他们从小建立对的金钱观和好的价值观,让他们感受到金融带人走进未来好生活的力量。


金融业是我们这个社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使我们可以将创意转化成各种重要的产品和服务,小到改良型的手术器具和先进的生产工艺,大到复杂精密的科研机构,以至于最终影响整个公众福利体系,可以说金融机构与民众之间的联系是维系社会运转最基础的关系。


正如《金融和好的社会》作者希勒教授所认为的那样,我们可以通过技术手段为公众的利益重塑金融业,把金融业作为人类财富的管理者,通过公众的广泛参与,让金融业为人类社会的良性发展服务。全民的广泛参与也会打破金融的精英权力结构,使得金融民主化,并实现财富分配的公平。


这与宜信所倡导的负责任、有温度的金融一脉相承。以金融宜人为初心,金融报国为己任,金融创新为手段,我们希望让更多人因此感受到来自社会资源的一点善意,让更多人实现自己的梦想,让更多人保留生命的尊严,让更多人因此走向更开阔的未来。


520社会责任日之际,我们更愿意看到,有更多的社会力量被唤醒,被激发,与我们一起前行,去迎接更美好的世界。


333.png



请点击链接参与“消费者心目中有信任感的企业调查问卷”,感谢您的参与!



点击此处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