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此时,徐永光和康晓光两位公益大咖点燃了公益和商业左右之争,一个认为公益向右商业向左,两者可以更好融合;一个则旗帜鲜明反对公益商业化。我当时也曾写了一篇文章《公益与商业的左右之争》发在财新网专栏了,核心有两点(点击此处可阅读原文):

 

  • 这场公益与商业的左右之争太过“二元论”,学术探讨可以,拿到现实中争辩意义并不是很大。不过,倒是可以借此争论,引发公益组织对商业、商业组织对公益的思考。

  • 公益与商业的距离,不在左右,而在竞争、资金和人才。公益行业要想方设法将更多资金引入公益圈,把盘子做大,只有体量大了才可能吸引人才,才可以有更充分的竞争,进而通过竞争提升公益组织的竞争力。


一年过去,这两位很认真的老师真的合作张罗了一场“公益与商业关系国际研讨会”,声势浩大,让国内外学界和业界一起讨论这个左右的问题。我参加了下午的“企业社会责任”分论坛的环节。在分论坛上,我主要是讲了两点内容,一是对康晓光老师上午发言的一点商榷;二是根据我们商道纵横的业务实践,谈了“企业与公益组织合作”的几点新趋势。


与康老师商榷


康晓光老师在上午以“义利之辨”为核心做了一个主旨发言。康老师言辞非常犀利,指出当下中国公益与商业关系中出现的“一种不健康的方向”,即“公益商业化、政商合流阉割公益”。这种情况我觉得确实是有的。康老师又说,何为健康的公益与商业的融合?他认为,公益要素渗透商业领域,商业更加富有利他精神。与此同时,公益借鉴一些商业的技术,以提升管理水平和运行绩效。这一点我也是认同的,正是我们在业务实践中推动的方向。

 

康老师后面还有一个观点,公益与商业的“融合”是不分主从的融合吗?他说健康的公益与商业融合不是不分主从的,而应该是公益为主,商业为从,也就是“公益应当引领商业”。对此,我不赞同,我认为,公益与商业的合作是平等合作关系,非从属关系。(康老师所讲的“融合”,可能包括“社会企业”、“公益创投”等新形态,不特指企业与NGO合作,但我想底层的道理是相通的)

 

从理论上说,公益与商业的合作(也可以叫PPP),是相互发挥比较优势的过程。亚当斯密在国富论里面已经阐述了比较优势的基本原理,即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比所有人都做所有事情更有效率和效益,不管是对当事人还是对全社会,都是如此。所以,一个地方有人做面包,有人做鞋,然后通过市场交换,我们不能说做面包的就比做鞋的更高尚或更厉害,反之亦然。两者之间是相互需要,很难说谁更需要谁。公益与商业的关系也是如此。

 

做公益的朋友往往只看到公益需要商业(特别是商业的捐赠),在企业做CSR的经理以及做CSR咨询的我们则会看到很多商业也需要公益组织,特别是高效、专业的公益组织。否则,商业要招很多人去做具体的落地事务,如扶贫、教育等,这不管从管理还是从财务来看,都是不经济的。

 

当然,现实的状况,是公益圈的朋友比企业圈的朋友更焦虑一些,于是便有了康老师所说的“公益商业化、政商合流阉割公益”的问题。为何?我觉得主要是两个原因,一短一长。短期原因,是很多公益组织缺乏核心竞争力,只是提供大家都能提供的服务,从商业语言说,这种机构和服务的“可替代性”很强,所以形成了“买方”市场,公益组织缺乏议价能力。长期原因,则是我们的资源聚集和价值判断模式,当下社会资源(资金和人才)主要聚集在政府和市场,公益圈相对弱小。要改变这种状况,或者等时间等到“仓廪实、知礼节”(更多富人捐款做公益),或者改变价值判断,以做“公益”而不是以“赚钱”为荣。这些都是很大的课题,不赘述了(我去年的文章也谈到了)。


企业与公益合作趋势


过去十多年,商道纵横的业务之一是促进企业与NGO进行合作,经手的案例数不胜数。当年在敦和基金会的支持下,我们还组织了一系列对话活动并出版了《跨界对话》这本书(详情点击此处:2015年“CRO论坛·跨界对话”全年16场活动圆满落幕),探讨企业与NGO如何跨界合作。以下是我们近几年在实践中观察到的一些新趋势。

 

01  企业设立基金会开展公益

 

从最近十年数据看,企业基金会数量有很大增长。设立基金会之后,企业很多跟NGO合作的公益活动大多通过基金会来实施了。这种情况通常在民营企业居多。这样的制度安排,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企业基金会会更有长线的策略和安排;第二,企业基金会招了不少有NGO从业背景的人,他们与公益组织之间的沟通,比之以前更容易。


02  平台型的公益合作在增多

 

这种合作,我们可称为“1+N”模式,即一个企业(或企业基金会)带N个NGO,如腾讯的99公益日、京东的物爱相连等;或者反过来一个NGO带N个企业,如壹基金的为爱同行、中国扶贫基金会的善行者等。平台型项目通常会更关注长期策略,且注重积累品牌价值。还有一个好处是有一个主发起方,就是“1+N”里面的1,TA会很用心去做。

 

03  合作基础资源有所变化

 

传统来说,企业与NGO合作的主要模式,还是企业出钱加上NGO出名或者专业。所谓出名,一般是NGO一方有隐性的政府资源,以此可以调动行政资源,助力项目落地;出专业比较好理解,就是NGO一方在具体的公益项目有自己的专长。这种合作模式仍是主流,但也开始发生一些变化。我们注意到,企业开始用专业来出资源的情况在增加,譬如可口可乐的净水24小时行动、唯品会的唯爱工坊、京东的物爱相连等,企业端的资源都不仅是资金。以专业为合作资源有两个好处,一是可以做出非常创新、高效的公益模式,二是有更好的企业效益的溢出。

 

04  合作找第三方筹款

 

以往,企业通常只是拿自有资源与NGO合作,这种情况也在变化。有两种形态,一种形态是企业调动“生意网络”(时髦点的说法,叫生态体系)里面的分支公司、合作伙伴来投入资源,譬如,汽车公司可能就会把合资厂、4S店都放进来。另一种形态是合作筹款,企业和NGO发起一个项目,企业出一部分(或配捐),另一部分通过众筹来募集,99公益日就是典型的例子。

 

05  测算项目的社会效益


企业和NGO合作通常要一份总结报告。以往,这份报告主要是讲讲做了什么、做得怎么样、宣传得怎么样。现在我们看到一些企业希望看到社会效益的测算,即做完这个公益项目之后可以看到有什么样的社会效益,比如,扶贫项目让当地人的收入提高了多少、生活水平改善了多少等。我们常用的测算框架是SROI,在国内已经做了不少具体的个案了(有兴趣可以读一下:赠人一朵玫瑰,手有几分余香?计算做好事的回报率)。


点击此处阅读原文